这个猎人有点猛(地磷水蟒所著小说)全文阅读_这个猎人有点猛无弹窗全文阅读

书名:这个猎人有点猛

作者:地磷水蟒

更新时间:2022-06-28 14:20:39

最新章节:第1章 猎人黑子

这个猎人有点猛简介:

“你为何而战?”
“为了…天下苍生。”
“苍生太重,你承受不住!”

秦少游淡淡一笑,他目光深邃,看向了九天苍穹,一字一句地说道:
“我将身披黑铠,迎接上界使者的到来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全部章节目录

正文

盛夏,微风,骄阳似火。

山林间的溪水潺潺而流,映着粼粼的波光,给人带来了一片凉意。

偌大的湖水上,漂浮着几株莲花,时不时有鱼群自水下上来追逐,再次带起层层涟漪。

从山上流下来的溪水,在这里汇聚成湖,湖水被群山和树林环绕,林间清风徐徐,鸟鸣阵阵,当真是一修身养性的绝佳之所。

错落的树林间,一黑色身影缓缓出现。

这是一个少年,皮肤黢黑,相貌平平。

只见他一手拖着一只与他齐高的山羊,一手握着把滴血的猎刀,晃晃悠悠地从树林中走了出来。

他叫秦少游,今年一十有五。

因其“出众”的肤色,人送外号秦黑子。

他走到湖边,将山羊放在了脚下。

“大个子,今天应该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送吃的了!”

“我要走了,离开这里!”

“去很远的地方!”

少年对着平静的湖面朗声大喊,却没有任何人回答他。

他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样,放下山羊后,他便哼着小曲离开了这里。

临近中午时分,他回到了山村。

山村并不大,只有七八户人家。

这里的所有人秦少游都认识,而他也是这村里仅有的“猎人”。

“咦,黑子,今个回来早呢?”

村头是一家铁匠铺,说是铁匠铺,其实就是一间破棚子,四周都没个墙拦着。

棚子里站着一个中年人,他赤膊着上身,正在一只火炉前叮叮当当地捶打着,露出了极其夸张的肌肉线条。

他叫是村里的铁匠,名唤江水生。

见到秦少游回来,他便笑着打了声招呼。

“嘿嘿,这几天老天爷上火,我等在那水湖边,没等多久这畜生就自己跑过来了。”

秦少游咧嘴一笑,同时示意了一下手里的野鸡,一脸的得意。

江水生闻言停下了手里的活,脸上隐隐露出了担忧之色。

“你这孩子,都和你说了那湖边不安全,你还三天两头往那里跑!”

“没事,江叔,我这不完完整整回来了么?”

秦少游打了个哈哈,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江水生身后瞄了几下,后者见他这样子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“行了行了,不就是上次拿了你半只鹿子,你还赖上我了!”

“嘿嘿~”

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。

江水生见状也是哈哈一笑,随后便转身走向了身后的架子,从下面拿出了一件形状奇特的铁盒子。

“真不愧是江叔!这么快就做出来了!”

江水生把此物交给了秦少游,纵然他已经人到中年,但是得到后辈的称赞,他也是情不自禁地挺起了胸膛。

秦少游一脸惊喜地将这盒子拿在了手里,把玩了一番,的确是完全按照他的要求做出来的。

“多谢江叔!”

”我今天正好多打了一只野鸡,就拿这只野鸡就作为谢礼吧!”

说着,他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抓出了一只肥硕的野鸡出来,放在了火炉前的地上。

江水生错愕了一下,立刻摇头道:

“黑子你瞎说什么呢!”

“快些把这鸡拿回去!”

“你上次给的鹿肉我还没吃完呢!”

秦少游耳根聪慧,听出了他并不是一点都没有心动。

“没事,江叔,这东西树林里多的是,我去抓一只可比你做这只盒子简单多了!”

“以后我保不齐还要来麻烦你呢,这野鸡,江叔你还是拿着吧!”

“多吃肉才有力气干活嘛!”

江水生听得眉开眼笑,心情大好。

“哈哈哈,你小子,可真会说话!”

“那行,江叔就不客气了!”

“不过你这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倒真是不少,倒腾这些东西可是花了我不少功夫呢!”

“以后要是还有这样的新奇玩意,记得一定要来找江叔啊!”

秦少游微微颔首,与此同时,把这盒子放入了自己的怀里。

“好咧,江叔,那我先回了。”

“行,回头见!”

秦少游离开铁匠铺,沿着村里的小路向着自己家走去。

十五年前,他的老爹秦大山不知从哪里把他捡了回来,秦大山未曾娶妻,也没有子嗣,因此对这捡来的“儿子”十分疼爱,视如己出。

他不但将自己狩猎的本领全数教授给了秦少游,还特意去几十里外的大青城,备了半只野鹿请那里的一个老秀才起了这个颇有诗意的名字。

少游少游,少顷年华,恣意仙游。

可惜的是,秦大山英年早逝,还未到半百年岁,便抛下幼子驾鹤仙去了。

秦少游的家位于村西头,回去正好要穿过整个村庄,之前他将那只野鸡给了江水生,不过此时他手里又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山兔。

这兔子像是知道了自己的命运,四肢在空中疯狂乱蹬,却怎么也挣不脱秦少游的手。

村里与他差不多同龄的还有三个孩子,两男一女,平时三人经常纠结在一起“作乱”,性子野地很。

用句通俗的话,就是“熊孩子”。

“喂,黑子,你手里拿着什么?”

徐丰挺着一只大肚子从路边冲了出来,跟在他后面的就是另外两人:花狗和月月。

徐远光是这十里八村仅有的郎中,徐丰是徐远光的独苗,这十里八村没人敢说他的不是,于是乎,这小子就成了无恶不作的“孩子王”。

不过面对这常年“见血”的秦少游,他内心还有有些忌惮的。

“滚!”

秦少游有些厌恶地看了一眼他的肚子,他可以想像,若是他将手里的猎刀一下子捅进去,也许飙地不是血,而是油。

徐丰吃了瘪,心有愠怒,却不敢与其动手,只好想从嘴上讨一些便宜。

“我说黑子,你这整日往林子里钻,还真以为能遇到仙人不成?”

“要我说,你还是早日死了这份心!”

“过些日子,我家就要搬去大青城了,你若是现在认做我大哥,到时候给你一碗饱饭吃,怎么也比你现在强!”

花狗一听有些急了,“徐哥,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的吗?”

一旁的月月却是抿嘴微笑,看向这胖子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异样的色彩。

秦少游听了直想翻白眼。

“我没兴趣!”

“让开!”

这个山村虽然不大,但是有着很多传说。

其中有一个,便是在南面的群山中,有一座神秘的云雾山。

此山常年被云雾笼罩,鲜有人能看清其真面目。

而在那山上,据说有着能令人起死回生的长生不老药,还有能在天上飞来飞去的仙人。

秦少游自是无比向往,自从他老爹飞升之后,他便开始准备这次远行。

若是不出意外,他这几天就要离开这里了。

而那徐丰说的什么大青城,只不过是一座稍大一点的山村罢了。

他的目标是星辰大海,岂能拘泥在一处,甘当一只井底之蛙?

秦少游不愿和他们多做纠缠,越过两人,准备回家做饭。

“等…等一下!”

“好可爱的兔兔啊!”

月月注意到了秦少游手里的兔子,她一见到这种萌物,立刻被俘虏了心智。

她眨巴着眼看向秦少游,问道:

“黑子,我可以摸摸这兔兔吗?”

秦少游对这月月也没有一丝好感。

她是村长的孙女,虽然是个女孩,但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。

还有,这村长极其护短,替这三个熊孩子“摆平”了不少事情。

“想摸?”

“可以啊!”

月月脸色一喜,“真的吗?”

秦少游戏谑地一笑,随后拎起这兔子,以极快的速度将这兔子抹了脖子!

兔血飞溅,射了月月和徐丰一脸!

开玩笑,这兔子可是秦少游的午餐,怎么可以乱摸?

摸出感情了怎么办?

“啊!”

月月吓得惊叫了一声,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。

她嗖的一下躲在了徐丰的背后,双臂紧紧地抱着他的肩膀。

徐丰自然也是吓得不轻,他举着颤抖的手指着秦少游,嘴里一直重复着“你…你…你…”,却一直你不出来。

花狗见状立刻面露凶相,拦在了两人面前,指着秦少游怒喝:“秦少游,你太过分了!”

“没时间和你们啰嗦,让开!”

秦少游再次警告。

“你这个臭打猎的,不要以为你拿着刀我们就怕你!”

“你吓到了月月,还不赶紧道歉!等下村长知道了,一定不会饶了你!”

花狗继续叫嚣。

“怎么,你也试试我手里的刀?”

秦少游冷笑一声,手里的猎刀发出一声低鸣。

花狗吓得缩了缩脖子,不过态度依旧蛮横:“哼,我就不信,你…你难道还能真砍我不成?”

“我不敢?!”

只见一道血光呼啸而过,花狗只感觉自己肚皮上一凉,而后他的裤子便掉落到了脚跟!

一条血印,从他的肚脐眼,延伸到了脖子下!

只要刚才秦少游往前伸出一点点,这一刀,就可以把这花狗开膛破肚了!

“你!”

“哇!~~”

花狗吓得噗通一下瘫坐在了地上,嚎啕大哭起来。

秦少游鄙夷地瞥了他一眼,心道这怂货也就配狂吠几下。

徐丰见到这一幕,吓得双腿发软,要不是月月扶着,他定会当场跪下。

“你….”

“你粗鄙!你莽夫!”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